首页 > 正文

“悲伤里程碑”

来源:化工新闻 | 2020-12-01 11:12

原标题:“悲伤里程碑”

外媒称,世界卫生组织当地时间周二表示,全球新冠死亡病例超过100万人是一座“非常令人悲伤的里程碑”,其中很多死者在“极为苦难和孤独”的情形下走向死亡,而他们的家人甚至无法道一句再见。然而,这其中大部分苦难本可以避免,相关因素包括一个国家的资源、警惕性、政治意愿和是否几乎每个人都认真对待这一威胁。

据路透社日内瓦9月29日报道,根据路透社统计,全球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于周二超过100万。在这场重创全球经济、压垮卫生系统、改变了民众生活方式的大流行中,这是一个严峻的统计数字。

世卫组织发言人玛格丽特·哈里斯在日内瓦的一场联合国简报会上说:“有那么多人失去了他们的亲人好友,却没有机会说再见。很多人在离开人世的时候是孤零零的……这是一种极为苦难和孤独的死亡。”

“有一个积极的信息是,这种病毒是可以被遏制的。它不是流感。”哈里斯说。

多数苦难本可避免

据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网站9月29日文章称,新冠病毒已在全球造成超过100万人死亡——这是一个由官方统计得出的令人痛苦的数字,但它远远低估了真正死亡的人数。新冠肺炎可能已经超过结核病和肝炎,成为世界上最致命的传染病,而且与其他疾病不同,它仍在迅速蔓延。

一个多世纪以来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:新冠病毒已经渗透到地球上每一个人口稠密的地区,播下恐惧和贫困的种子;在一些国家感染了数百万人,使整个经济瘫痪。但是,当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它使世界上很大一部分商业、教育和社会生活停滞所造成的破坏时,人们很容易忽视它造成的最直接的人类代价。

一百多万人——父母、孩子、兄弟姐妹、朋友、邻居、同事、老师、同学——全部突然地、过早地离开了我们。从新冠病毒中存活下来的患者在康复前要卧床数周甚至数月,许多患者得遭受持续性的疾病影响,其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仍不清楚。

然而,大部分苦难本可以避免——这是最令人心碎的方面之一。

“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全球性事件,很多人会生病,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死,但情况本不需要这么糟糕。”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健康保障中心主任汤姆·英格斯比说。

中国、德国、韩国和新西兰等地的情况已经表明,在重新开放企业和学校的同时,将大流行的速度降至足以限制感染和死亡的程度是有可能的。

但这需要一系列因素的结合,而这些因素可能是贫穷国家无法做到的,也是即使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也没办法召集的:大规模检测、追踪接触者、隔离、保持社交距离、戴口罩、提供防护装备、制定明确而一致的策略,以及在出现问题时愿意立刻使社会停止运转。

惨痛教训值得记取

一两个或三个因素并不是关键。“这是一整个生态系统,是共同起作用的。”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科学家玛莎·纳尔逊说。

这取决于资源、警惕性、政治意愿和是否几乎每个人都认真对待这一威胁——如果疾病被政治化,如果政府反应迟缓或不一致,如果每个国家或地区都走自己的路(不论明智与否),情况就更难实现。

展开全文

“拥有所有的技术能力是一回事,但如果我们的领导人颠覆科学、将疫情最小化,或对人们进行错误的安抚,我们就会把其他一切都置于危险之中。”英格斯比博士说。

专家们一再表示,各国政府的反应过于迟缓,一直等到本国或地区陷入困境时才采取行动;要么无视这种威胁,要么将其视为中国的问题、亚洲的问题、意大利的问题、欧洲的问题或纽约的问题。

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前负责人托马斯·R·弗里登表示,政府与公众沟通之间的重大失误,在美国表现得最为明显。

世界现在知道如何扭转大流行的趋势——不是消除风险,而是将其保持在可控的水平。但一路上,还有一些意外出现。

事实证明,口罩比西方专家预测的更有帮助。前所未有的社交距离比预期的更加可行和有效。户外聚会和室内聚会的危险差别也比预期的大。

各国已经从惨痛的教训中认识到,它们用于检测工具包、实验室化学品和防护设备的供应链不足,而且太容易崩溃,或者过于依赖外国供应商。

目前我们尚不清楚病毒是如何变异的、变异的速度有多快,这使得我们无法预测一种可能的疫苗能在多长时间内发挥作用。更广泛地说,这场大流行暴露出科学家对新冠病毒知之甚少。

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,最大的未知可能是,当下一次大流行到来时(不是如果,而是何时),世界是否能做更好的准备。

延伸阅读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9月29日9时,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100万例,达1000555例。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33273720例。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[责任编辑: ]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聚焦
热门推荐
图片
Top